欢迎登陆中华时报官方网站,邮箱:zhonghuashibaoshe@163.com 
网站首页 >> 文化教育 >> 文章内容

中国书法进入联合国总部

[日期:2021-09-15]   来源:中华时报官网  阅读: 40474  [字体: ]

周斌是如何把书法引入联合国的

     中华时报官网山东讯:(李彬先 王琳琳)报道 2020年10月20日,联合国迎来了成立75周年的重要日子。

     就在这个全世界都在关注的重要日子到来之前,我有幸采访了“书法小联合国”的创办人周斌教授。

     周斌教授是一位卓有成就的文学博士,现为上海交通大学文创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书法文化国际传播研究所所长。

       周斌,1964年11月生于上海,浙江大学人文学院书法文献学出站博士后,1990年起在上海的华东师范大学任教,2006年被聘为教授,先后在美术学系、传播学系担任博士生导师,2009年被评为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2017年调入上海交通大学。

      2014年3月的一天,周斌创办的“书法小联合国”要在联合国国际学校挂牌,潘基文秘书长提出要亲自为“书法小联合国”揭牌。

      周斌认为潘基文夫人出面会更好,因为揭牌仪式上,许多外交官夫人参加,秘书长夫人出面更有亲和力。


潘基文夫人与联合国国际学校校长Camblin女士为“书法小联合国”成立揭牌

      潘基文秘书长说,那夫人的讲话稿我一定要亲自写。

      可见潘基文秘书长对“书法小联合国”的重视和对周斌工作的支持情深意切。

      在联合国里有一所国际学校,虽然只是一所中小学校,这里面的学生却是196个国家各国外交官的子女,196个国籍是非常世界性的一所学校。这些世界性的学生,其实代表着另外意义的外交资源和文化交流的一个特殊平台。

      周斌把中国书法教学引入了联合国的这所国际学校,并在潘基文夫妇与中国代表团的支持下设了“书法小联合国”,拥有200多个会员,包括联合国的一些外交官。很多外交官本人是他的学生,外交官的子女也是他的学生,他拥有了很多的国际粉丝。这些外交官过一段时间会离任回国,回国以后一般都会在当地的上流社会工作。通过中国书法的国际交流,这就是讲好中国故事的二次传播渠道。

2014年6月,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夫妇视察挂牌于联合国总部的“书法小联合国”

      周斌主持的“国际书法联谊会”,中文翻译成“书法小联合国”。潘基文秘书长知道“书法小联合国”以后特别高兴,他说这是一个很好的舞台,能够把东方文化与各国外交官进行非常深入的交流。

      为了使这件有意义的事在联合国可以持续下去,在潘基文秘书长与众多的外交官员支持下,“国际书法联合会”注册成为联合国下面的一个非政府组织的组织。

      中国外交部的领导夸赞周斌说,你能够在联合国取得成功,一般的人很难想象。你能够做好中华文化在联合国的精准传播,我们支持你,这就是民间外交的力量。

       周斌教授是在2011年被国家留学基金委员会派往美国纽约大学从事书法跨文化心理访问研究的。在美国期间,他在哥伦比亚大学、联合国总部等重要机构讲学授课,并从那时开始教授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中国书法的。

周斌在指导外国学生写书法

     周斌被潘基文先生亲切地称为“我的书法老师”!

     潘基文先生是一位有作为的前联合国秘书长,这在全世界都是广为人知的。潘基文先生热爱中国文化也是大家所熟知的,但是潘基文先生已经达到全身心投入酷爱中国书法的一种境界和状态,目前可能还尚鲜为人知。

     既然潘基文先生称周斌为“我的书法老师”,那么周斌又是一位什么样的书法老师呢?

     2011年底,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的潘基文在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的邀请下,准备要参加在联合国举办的联合国官员迎春中国书法展览,李保东大使请周斌为潘基文写样子,针对促进世界和平是联合国最大的使命和联合国秘书长的特殊身份以及潘基文作为初学者,李保东大使与周斌一致认为他写“和平”二字最为合适。潘基文之前虽然学过书法,但是对这次能否写好自己心里没底,就通过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邀请周斌到他的官邸教授书法。

      周斌当时正好在美国纽约大学进行书法跨文化心理访问研究讲学的同时,有时也会到联合国总部进行书法授课。

     历史的机缘就落在了周斌教授的身上。

周斌在秘书长官邸向潘基文介绍中国文化

      周斌被潘基文秘书长在联合国总部官邸约见,他告诉周斌,之前他在韩国当外交部长时,一直很想学习书法,就找了一位韩国的老师,可是韩国老师一上来就说学习书法是很难的,要学一年的横等笔画,学好以后再学习写汉字书法。

      潘基文说,当时由于自己的外交部长公务很忙,业余时间很少,学练汉字的时间也相对少,学习的时间少就进步不大,总也找不到感觉,于是就只好放弃了。直到这次为了在联合国要参展,要写“和平”两个字,这才又勾回了他当年对于学习书法的兴趣。

      周斌在与潘基文的交流中,感受到他对中国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只是他没有碰到一个善于指导他学习书法的老师。其他那些个老师没有按照他的实际情况,反而把书法讲的都过于深,让一个对书法刚刚开始启蒙的外交官,由于公务较忙没有更多的业余时间学习,就望而生畏了。

      周斌不仅是一位既有实践又有理论而成熟的书法家,而且还是一位特别善于把握心理授学的老师。

      周斌先从消除潘基文学习书法的畏难心理入手,简要的把书法的笔法、笔画、部首、结构、章法、临帖、临摹、技法的初学知识,由浅入深、循序渐进的讲给他听。周斌让潘基文手持毛笔,自己也手持毛笔,把写书法执笔的按、压、钩、格、抵的持笔方式示范给潘基文看,教他规范地握毛笔。周斌先用毛笔写出了“和平”两个字,让潘基文照着临摹,并让他利用业余时间集中练习这两个字。

      潘基文在周斌老师的指导下,一有空余时间就抓紧练习,一来二去“和平”二字越写越好。潘基文凭着良好的自我感觉,又重新找回了学习书法的兴趣和勇气。当时他要参加展览的作品“和平”两个字很大,每一个字50公分左右见方,坐着写不好,必须是要站着写,而且要提着手腕、提着手肘写。这虽然有一定的难度,但是潘基文还是坚持站着练习。他说,站着悬腕写书法比坐着写更舒畅,他在写字的过程中有意无意的感受到了写书法中的精气神。

      潘基文秘书长在完成书法作品的过程中,很快感悟和体会到书法不仅是一门技法,也不仅仅是一种传统的技艺与文化。所以他认为练书法并不是白白占据了他的时间,写书法的过程能使他头脑保持清醒,写好书法还能够有更好的、更充沛的精力投身于工作。杨澜采访他的时候,他真诚地说学习书法有两个方面切身的体悟,一个是写书法使他内心很平静;一个是锻炼了身体,锻炼了心智,对身心健康都有好的帮助。


       潘基文对周斌老师很尊重,每次周斌到他的官邸跟他交流书法的时候,他都会亲自出来相迎,甚至有时候,他正在处理一些很重要的事务的时候,他还会专门请他的太太给周斌说明。有一次周斌去的时候他正在和一位联合国常务理事国大国元首通电话,他就叫夫人先下来,转告说他正在打公务电话,叫周斌在下面稍坐一会儿,由他夫人先送上茶,接待的非常殷勤。

      潘基文先生是1944年生的,他要比周斌教授年长20岁,无论从地位、年龄和辈分等等都很高。但是性格开朗的潘基文有时候会开玩笑,他比较幽默的对周斌说“我看上去跟你差不多年轻,我却比你老了20岁”。

      每次上完课,潘基文都会亲自把周斌送到门口,出于安保工作上的考虑,保安是不允许他单独外出的,他一般出门都是会有专门的保安在左右保护。潘基文送周斌的时候,周斌会一直强调让他不要送。潘基文说:“你是我的老师我的前辈,我应该把你送到门口。”按道理来讲,像潘基文先生作为联合国秘书长这样年长辈分又高的国际人士,是完全可以让秘书送一下就可以的,但是潘基文先生每次一定都会坚持这样做。

      潘基文的行事细节展现出的人格魅力令周斌十分感动。

      周斌当时在美国纽约各方面的条件是很艰苦的,他有时候也会产生退缩的想法,就觉得我何必呢,花很多的时间和精力生活在他乡,等于和家庭长期分居,可是转念一想这也是一种考验就继续坚持下来。

      每当周斌教授准备回国,他会去告诉潘基文秘书长说我要回去一两个月的时候,潘基文先生都会用一双期盼的眼睛望着他,这种眼神让你很难逃脱。潘基文先生会问:“你下次大概几月几号来,我们在日历上打个勾。”

       周斌实实在在看到潘基文学习书法的投入和进步,觉得很难去回绝他。回国一段时间后周斌心里惦记着与潘基文的约定,到时候即使最贵的飞机票也要买。周斌觉得自己不能失信,既然说了一个时间如果到不了内心会愧疚的。这些细节事情潘基文是不知道的,他可能认为中国政府的某个机构会给周斌提供什么样的一种待遇,其实这是一个真空地带,教育部不是管文化外交的,外交部也管不了这些事情。在周斌看来如果说要等有项目来支持你的时候,这件事可能就拖黄掉了。他认为很多事情都是自己要把握机遇,当你失去了一部分的时候,你要觉得值得,你应该要敢于失去,因为失去是为了更好的获得。当然,他认为这种获得不是个人的获得,而是为国家的获得,文化外交的一种获得。

       周斌到潘基文的官邸一般来说每次都是在两个小时,早晨10点钟去到12点钟结束,潘基文当然也会留他在官邸吃午饭,会安排丰盛的点心,包括水果,泡上最精美的茶。

       潘基文不但自己爱上了书法,潘基文的太太受到影响也爱上了书法。潘基文的太太是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东方女性,她站在潘基文背后少抛头露面,专心的相夫教子。潘基文眼里的太太地位很高,所以他太太在家里说了算。一开始潘基文写书法时,他太太会在旁边看,用心的观摩,后来夫人就自己也拿起了毛笔开始学习书法。由于潘基文太太比潘基文的业余时间多,练书法的主动性很强,再加上他太太特别聪明,脑子很好使,进步会更快。每当周斌表扬潘基文太太哪幅字写的好时,潘基文太太就会把写得最好的字送给他;当周斌表扬潘基文太太时,潘基文也会开玩笑地说,不要教她更好了,否则回来我就没有地位了。


潘基文(右)参观“周斌书院”

       潘基文在联合国的公务很忙,每天早上班晚下班,晚上12点才能睡觉,每天早晨四、五点钟就起床在书房写文件。这钟错峰时间造成潘基文夫妇交流的机会就少了,只是在吃饭的时间可以见面聊聊。自从潘基文夫妇两个人都开始练书法以后,有时会一起面对面写书法,这不仅增加了夫妻之间交流的共同语言,随着潘基文的小孙女也投入到学习书法中,从而也更加强化了潘基文家庭中的和谐文化氛围,学练书法变成了潘基文全家共同爱好的一件事。

       在书法学习的过程当中,潘基文也并不只是谈书法,他有时也会拿出10分钟到15分钟的时间和周斌交流一些思想。潘基文更希望多了解一些中国文化,包括周斌会对联合国工作有什么一种看法。因为潘基文平时接触的人是及其有限的,很多人的接触是带有一些功利性的,比如想请潘基文秘书长做什么事情,他们就会从正面描述联合国或者去赞美联合国。潘基文认为联合国还有许多工作上的不足,他会问周斌说你作为中国学者,你也经常来联合国,你对联合国有什么看法,包括你对国际形势有什么看法。

       周斌觉得有的跟政治不是太相关的话题可以交流,如果是跟政治相关的敏感话题,就尽量避免涉及。周斌作为中国大陆的学者,身在美国是有一些敏感性的,他认为自己如果触动一些敏感的话题可能会影响相互间的文化交流,也会影响公共外交的初衷。周斌有意识的把握住,他会说我是专门讲中国文化的,中国文化代表了东方文化,东方文化也代表了世界文化中的一个方面,所以联合国也好美国也好,都是讲多元文化的融合,这跟美国追求自由的精神是一脉相承的。美国的文化也是追求真理追求自由追求民主,我们的艺术也是最好的追求真理追求自由追求民主的一种方式。周斌很好的解读了他在联合国促进这种文化交流中世界性的普遍性和普遍意义。

       周斌和潘基文通过平时书法学习的交流,都认为书写汉字的书法艺术用美丽的线条表达了美好的情感,最后被世界不同的国家所喜爱,也就成为了世界意义的共享文化。

       潘基文不仅是在练书法的过程中锻炼心智平心静气,更重要的是他体会到书法对他的生活和工作确实有很大的帮助。还是在杨澜采访他时,他又提到书法与外交事业的关系。他说在联合国平时要处理很多的琐事,要花费很多的力气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中,通过抽时间练练书法写写毛笔字就会调剂一下疲惫的身心,在练书法时产生的轻松愉快的心情能够消解劳累感。

       成年人与儿童最大的区别是掩盖了童真。

      其实一个人独处时,一旦遇上特别值得的兴奋点,就会进入一种返璞归真的状态,聊然发狂地爆发出极端高潮的情绪。

       潘基文下很大的力气,把练书法当做平时的幕后工作,当成台下的功夫做为充电。练书法会使潘基文提神,练到兴奋处,他甚至有时会情不自禁地甩下毛笔聊发少年狂,伸臂抖腿跳一两下迪斯科舞步。在那妙不可言的感悟下,他写出的书法作品就如虎添翼。他在联合国多年的努力工作,看到世界和平的进程有起色时,他就会很欣慰地觉得练书法所产生精神力量,充沛了他推进联合国国际交流中的力度,因此花费的时间和精力都是值得的。

       潘基文平时练写书法不但勤奋、积极,而且还特别注意节约。

        对一般写书法的人来说,写书法时一笔写不好就会揉掉,对不满意的字也会扔掉,浪费纸头是很严重的。潘基文却会留下,他会用旁边的一些小的空白处再去练习一些笔画。潘基文这种勤俭节约的风气,和他的联合国秘书长的身份既相符又不符,相符的他是倡导绿色环保,讲究的是节能,对大自然资源的一种保护。不相符的是他这样的身份,这些纸头宣纸对他来说,其实是很简单的事情,因为他很有地位并不会缺纸。他说这些还可以放在旁边利用空白处继续练书法,他的这样一种节约习惯的情结,使周斌很受教育。

       周斌说,潘基文其实也教了我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从某种意义上,有四个字可以代表我们的关系,就是“教学相长”。我不仅给他讲书法,通过书法讲中国文化,讲老子的哲学讲儒家的思想。但并不是说我教潘基文先生书法我好像就是他的老师,我认为他才真正是我的老师,无论年龄辈分阅历,国际文化交流的经验,潘基文先生都给了我做人做事的很多的启发。包括如何规范的做事,合法的做事,很好的做事,他都考虑的非常周到。包括有的工作他可以帮我,有的工作就不适合做,他觉得作为联合国秘书长,不合适从事的一些事,他就会和我解释。周斌说我也很理解他,因为他的位置太高,他要比我年长20岁,他才是我德高望重真正的老师。

        周斌认为自己作为一个个体学者,在国外要处处小心谨慎,一言一行代表了自己的国家,如果出了问题外交无小事,尤其是作为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书法老师,会影响中国和联合国的关系。

       中国有的朋友包括一些企业家,很希望通过周斌见见潘基文,来到纽约时会要求他引荐到官邸拜访潘基文,周斌往往会婉言谢绝。周斌说这不是我个人能决定的,必须一定通过政府的机构,你可以说我不够朋友,但是我必须坚持这样一个原则,就是国家利益至上。他要把自己的私事降到最小,如果在利益的背后,可能会造成国家利益的流失,就不能因为个人去影响了国家的形象。有一次外交部叫周斌陪同一个领导去潘基文秘书长的官邸拜访,他就欣然同意了。他认为这是国家给他的使命,而不是他个人的私事。

       周斌慎重的处事方式,也使得潘基文对他的印象很好。

       当年国家汉办通过教育部的领导给周斌打招呼,希望能请潘基文题写“和为贵”三个字。按说周斌没有这个义务,但是教育部的领导说的国家汉办是一个国家的机构,他就努力去做了。他告诉潘基文说,中国有一个“汉办”文化机构需要请你题“和为贵”三个字,潘基文就欣然答应了。这幅字最后挂在北京国家汉办机构的大厅里。有人说周斌你为什么这么傻,他们不给你项目,也没有给你经费。周斌说,我认为这是应该做的,我是为国家机构做的事,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来增加我们民族的文化自信。

      也有个体老板提出要出资金,希望通过周斌请潘基文给题两个字,挂在自己书房里。但是周斌却拒绝了。周斌说,我认为这是不合适的,我必须非常慎重。潘基文先生为国家汉办题写“和为贵”三个字,虽然周斌没拿到任何好处,但他认为这是一件具有公共意义和价值的,值得他去做的一件事。

       周斌这么多年教潘基文书法建立的友谊,使得潘基文总想给他一些机会提供帮助。潘基文说,周老师你如果需要什么可以什么跟我说,周斌一般都会婉言谢绝。潘基文有时候会主动给送给周斌几幅字,周斌把它看作潘基文的习作留下来。当潘基文听说周斌正在以“和”的理念在世界各国搞个人展览,就说周老师我给你写一封贺信,对于你倡导世界和平的祝贺。一位在任的联合国秘书长给搞展览的一个个人艺术家祝贺,这种殊荣一般人是得不到的,潘基文以联合国秘书长的身份,竭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周斌构建实现他为世界文化更好地交流的梦想和理想铺路。

       潘基文以联合国秘书长的身份,在有争议的国际环境下,在2015年9月3日来北京参加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70周年的纪念活动。

       潘基文秘书长是冒着很大风险来为中国人民站台的。

       中国政府和人民都非常高度地评价潘基文先生的正义之举与非凡的胆略,不但是以国家元首级别的高规格接待,还精心安排他到山东登泰山揽胜。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登泰山,山东在接待过程中,抓住机会请潘基文题词,却没有备好笔墨,只拿了一支钢笔写了“中华泰山”四个字。潘基文对使用钢笔题词感觉不顺畅,当时在现场他不题也不好推辞。潘基文回到纽约讲给周斌听,周斌为了解开他这一心结就说,自古以来泰山就是一个特殊的文化符号,泰山不仅是中国的象征,也是东方的象征,泰山安天下安,历史上只有皇帝才有资格为泰山题词,能让你题词那是一种殊荣。潘基文听周斌一解释,也就释怀了,可是他说我总觉得用钢笔题不太好。周斌笑着说,你再用毛笔题一遍,但是要写“天下泰山”,这样就更具有世界意义了,而且你是唯一元首级的外国人在泰山留下的墨宝,周斌说的潘基文转而欣喜。潘基文说,没问题我写好由我的特使送给中国。潘基文写好“天下泰山”四个字以后,由联合国特使转交给中国外交部,外交部有关领导说,这样一处理这件事,就又登上了一个新的层级。

       周斌在联合国的书法活动,密切了联合国与中国的关系。

       潘基文秘书长有一次跟周斌说,他想送给习近平主席一幅书法,写什么好呢?周斌说,中国古文有“天地合同”四个字是人与自然和谐的意思,你就写这四个字吧。潘基文秘书长听了很高兴,他说这个创意非常好。潘基文秘书长写好“天地合同”四个字后,让周斌赶回中国来装裱。

       周斌把这件事看得很重,为了确保高质量的装裱,他找了一家在上海的最高档装裱公司,周斌自己出资,全程在现场监督,使这件题词得到了很好的保护,装裱好以后为了安全,他找到华东师范大学校档案馆存放。学校档案馆很支持,但是提出要让档案馆拍照证明在这里存放过。

       外交部礼宾司和周斌联系交接方式,周斌回答说太贵重不敢托运,为了慎重,自己坐高铁几月几号到北京。一路上,周斌就像捧孩子一样不离手的把“天地合同”那幅字贴身拿着,直到北京,第一时间面对面交给外交部礼宾司。外交部礼宾司代表国家政府感谢周斌,让他入住钓鱼台国宾馆休息。可是周斌自己却住在了简易的酒店,没有花国家的钱。

       习近平主席收到潘基文秘书长题写的“天地合同”字以后很高兴,作为礼尚往来,习近平主席回赠了潘基文秘书长一套中国的文房四宝,潘基文收到后非常高兴非常喜欢。

       这是周斌通过书法进入联合国,促成的联合国密切与中国关系的文一件大事,是公共外交取得的一个丰硕的成果。

       2015年的农历羊年的除夕之夜,全国的观众都从屏幕上看到了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写给羊年春晚的一幅“家和万事兴”和一个“春”字和一个“福”字。这一下子引起了全国乃至全球欢度春节的华人以及热爱中国传统文化的国际人士的一段热议佳话。

       这个活动也是周斌花了很大的努力去协调的。

       中央电视台相关领导通过某编导找到周斌,希望潘基文秘书长把书法艺术展示到春晚的节目上。周斌于是就想到了如果让潘基文这样一个外国人又是联合国秘书长的身份题字,一定会在春晚引起不同凡响的效果。在周斌的精心辅导下,潘基文认真题写了“家和万事兴”、“春”字和“福”字,并通过周斌赠给了中央电视台的羊年春节联欢晚会和网络电视台(简称央视网),搞的羊年春节“万福进万家”的一个节目。

        央视春晚是一个超级造星平台,由此,潘基文的书法跨入了名人字画的殿堂陡然升值,这才有了上面我们提到的,有人愿意出高价要收藏潘基文的字。

       中国驻纽约总领馆章启月大使说这是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过去每年春晚都会安排一些外国元首和国际友人的视频拜年问好。这次增加了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用中国书法题词,“家和万事兴”、“春”、“福”字的喜庆内涵,为羊年春晚注入了别开生面的效果。也使许许多多的中国人一夜之间都知道了潘基文爱好中国书法。

        2015年,纽约时报专访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工作、生活和家庭时,他提到当时他正在学习中国书法,并提供了一张“天地合同”题词的照片配发在纽约时报上。潘基文对学习中国书法的刻意强调,也使得纽约时报有形无形的从正面报道了中国文化。

        纽约时报预约采访潘基文秘书长时,曾约请周斌最好一起接受采访。周斌谢绝了,他说我是一个普通的教师,做好基础工作就可以了。所以很多记者要求采访我时,我就尽量规避。

       有一天,潘基文秘书长又约周斌见面,他说,美国总统奥巴马邀请他五天以后到白宫去开会共同进餐。那一天又正好是奥巴马的生日,我想送他一幅书法字,你看写什么比较好呢?周斌回答说,我看你写“上善若水”四个字比较好。潘基文秘书长一听很高兴的说,我的美国顾问也这样说,送给奥巴马总统最好的字就是“上善若水”四个字,看来还真是想到一起了。

       潘基文秘书长的美国顾问是个中国通,他经常会和美国顾问交流中国文化。在潘基文秘书长看来,联合国最重要的使命之一就是协调好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既要和中国主席习近平搞好关系,又要和美国总统奥巴马搞好关系。潘基文很重视他与奥巴马会见的这件事,他敏捷地抓住这次机会通过赠送中国书法的形式来传递中国的传统文化。潘基文秘书长让周斌指导他很好地书写完成了作为生日礼物的“上善若水”四个字的题词,他还告诉周斌不要对外宣传,因为这是他以个人名义送的礼物。

       潘基文秘书长五天后在白宫,亲手把“上善若水”的书法作品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奥巴马总统。

       那一天周斌突然接到了潘基文秘书长亲自打来的电话,说你现在马上来,有重要的事情当面说。周斌迅速赶到潘基文秘书长的官邸,潘基文秘书长拿出在白宫赠送奥巴马书法的照片,当面亲笔签上名字送给周斌以表示感谢。

       潘基文秘书长对周斌说,现在白宫官网已经发布了,现在这件事就可以公开了,你要有准备,各大媒体也会找你采访的。

       很快,美国的许多媒体开始联系周斌,国内北京的新京报、新华社等等,许多媒体也纷纷联络周斌要采访他。

       面对众多媒体的约访,周斌先是婉言谢绝,然后就把手机全部关掉,足足关了一个星期。

       周斌虽然又一次被众多媒体的聚光灯聚焦,但他依然把自己当成一枚棋子,摆在大棋局的兵和卒的位置,虽然他已经是趟过了“楚河汉界”,发挥着车马炮冲力作用的卒子,可是他依然保持着绝不膨胀的清醒的头脑约束着自己。

       这正是潘基文这样的国际名流可与周斌长期交往的良好基础。

       潘基文很高兴周斌在联合国专门教外交官们学书法。

       周斌在联合国的工作得到了外交部驻外使领馆的高度赞赏的,外交部授意推荐周斌上中央电视台上春晚。对周斌来说,他做得多讲的少,政府机构却不会忘记,总会适时的通过官方的平台从正面去宣传周斌的工作。包括中央电视台拍“共和国的朋友”,就把作为潘基文的书法老师周斌很突出的表现出来了,专门打了字幕“潘基文的中国书法老师”。羊年春晚周斌作为联合国潘基文秘书长的特使来到春晚现场,新闻联播现场采访,这在一般的人是不敢想的,央视新闻联播现场的采访是很难的,尤其是春晚之前的。人无正能量或者会出事情,中宣部会让你上这个平台吗,上这个平台是得到中宣部领导认可的,所有的报道都是经过严格审查的。

      中国驻联合国大使刘结一,中国驻纽约总领事章启月同时出席“书法小联合国”策划的“书法国际交流与世界和平发展”联合国总部峰会,这在纽约是很罕见的,这些都在外交部网站与美国、中国主流媒体专门做了报道。

       陆慷作为中国驻美国公使负责美国国会工作的公使,也很看好周斌的教学能力,在周斌给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外交官讲座后,提出希望周斌教授定期来华盛顿给美国国会官员讲授书法文化。

      有的人说周斌傻的很,你自己出钱到那里去教书法,人家给你钱,让你引见一下都不愿意。周斌说我这么做虽然可能对不起朋友,但对得起国家,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最终朋友也是会理解的。潘基文虽然是我的一位书法学生,但是潘基文秘书长是代表了联合国的身份,是不能违反联合国规则的,做不好是对联合国一种损失,也是对中国是一种损失。

周斌书法

       周斌和潘基文有同样的观点,书法源自于中国,也更是世界文化的一部分。东方文化是需要推向世界,要站在联合国多元文化的视角,在世界文化的交流中得到应有的地位。

       “书法小联合国”在联合国揭牌两个月后,潘基文秘书长要来上海参加亚信峰会,他提出来要亲自登门看望周斌教授。

       周斌教授觉得在学校见面会更合适,就向华东师范大学校方做了汇报。上海市领导获悉后,认为潘基文是联合国秘书长的身份,要按国家元首级的接待安排。于是就按高规格,在外交部领导的陪同下,上海市有关领导和周斌教授一起会见了潘基文秘书长与联合国其他的副秘书长。

       在上海期间,潘基文秘书长为周斌教授的“书法小联合国上海秘书处”揭了牌,终于圆了潘基文先生的一个梦。

       后来,上海市政府搞了一个“遇见美丽上海”的活动,通过周斌,请章启月题字。调任驻希腊大使的章启月,已经跟随周斌学校书法数年,一个星期时间就从驻希腊大使馆把字快递到上海了。周斌在外交领域有着诸多的书法学生。

       周斌2017年调入了上海交通大学文创学院,建立了全国第一家“中国书法文化国际传播研究所”。

      潘基文先生2016年底从联合国秘书长离任后,欣然应邀出任了设在中国海南的亚洲博鳌经济论坛理事长一职,他每年春天都会来中国参加博鳌论坛会议。

      2018年1月,潘基文先生再次顺道来到了上海看望周斌教授,并为周斌作为首任所长的在“中国书法文化国际传播研究所”揭了牌。

      潘基文是从2006年到2016年连任两届联合国秘书长的。在2011年到2016年潘基文担任联合国秘书长的这后半段五年当中,周斌教潘基文书法,帮助潘基文做成了四件在公共外交领域极具影响力的大事。第一件是促进了联合国与中国人民的友谊,第二件是促进了跟中国政府的密切关系,第三件事情是联合国作为纽带促进了中国和美国的高度文化交流,第四件是推进了中国文化走出国门。


周斌书法

      周斌说在联合国促进中华传统文化国际交流,我做了自己也不敢想的事。

      周斌主持办“中国书法文化国际传播研究所”,是要提供一个学术延伸在联合国总部之外书法交流更广泛的国际舞台。周斌认为搞书法国际巡展,是一种十分理想的文化交流载体,它既可以展示艺术家个人的风格,还能够展示中国文化丰富的内涵。与刻意宣传个人知名度和影响力的艺术家不同,他把个人利益放在第二位。

     周斌更关注的是中国传统文化在国际文化中的植入,搞展览要有持续的传播性,周斌更加关注展览之后的文化效应。

     周斌在每次展览的背后,会设置一系列的活动,比如展览过程中有演讲、交流、做讲座,展览过程中开设短期培训课,让不同民族的人既看懂中国文化,也能学习中国字。

      两个月后,潘基文要来上海参加亚信峰会,他提出来要亲自登门看望周斌教授。

      周斌觉得在学校见面更合适,就向华东师范大学校方做了汇报。上海市领导获悉后,认为潘基文是联合国秘书长的身份,要按国家元首级的接待安排。于是,就按高规格,在外交部领导的陪同下,上海市有关领导和周斌一起会见了潘基文秘书长与联合国其他副秘书长。

      在上海期间,潘基文为周斌教授的“书法小联合国上海秘书处”揭了牌,终于圆了潘基文的一个梦。

      后来,上海市政府搞了一个“遇见美丽上海”的活动,通过周斌,请章启月题字。调任驻希腊大使的章启月,已经跟随周斌学校书法数年,一个星期时间就从驻希腊大使馆把字快递到上海了。周斌在外交领域有着诸多的书法学生。

周斌书法

     周斌2017年调入了上海交通大学文创学院,建立了全国第一家“中国书法文化国际传播研究所”。

     潘基文先生2016年底从联合国秘书长离任后,欣然应邀出任了设在中国海南的亚洲博鳌经济论坛理事长一职,他每年春天都会来中国参加博鳌论坛会议。

      2018年1月,潘基文先生再一次顺道来到了上海并亲切地看望周斌教授,他为周斌教授作为首任所长的“中国书法文化国际传播研究所”揭了牌。

      在2011年到2016年潘基文担任联合国秘书长的这后半段五年当中,周斌教潘基文书法,帮助潘基文做成了四件在公共外交领域极具影响力的大事。第一件是促进了联合国与中国人民的友谊,第二件是促进了跟中国政府的密切关系,第三件事情是联合国作为纽带促进了中国和美国的高度文化交流,第四件是推进了中国文化走出国门。

       周斌说在联合国促进中华传统文化国际交流,我做了自己也不敢想的事。

       周斌主持办“中国书法文化国际传播研究所”,是要提供一个学术延伸在联合国总部之外书法交流更广泛的国际舞台。周斌认为搞书法国际巡展,是一种十分理想的文化交流载体,它既可以展示艺术家个人的风格,还能够展示中国文化丰富的内涵。与刻意宣传个人知名度和影响力的艺术家不同,他把个人利益放在第二位。


周斌书法

      周斌更关注的是中国传统文化在国际文化中的植入,搞展览要有持续的传播性,周斌更加关注展览之后的文化效应。

      周斌在每次展览的背后,会设置一系列的活动,比如展览过程中有演讲、交流、做讲座,展览过程中开设短期培训课,让不同民族的人既看懂中国文化,也能学习中国字。

      周斌开发了一些让外国人看得懂又喜爱的国际教材与文创产品。

      周斌作为上海中医药大学的特别教授和中医药文化国际传播大使,担当使命。他对标了让传统文化艺术,走向生活走进百姓家庭走向国际这样更普及的的目标。由他策划创意,在上海中医药大学的支持下,联合开发了与普及中医药知识有关的文创产品。在后疫情时代,为中医药文化传播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周斌策划的是一套与中医药有关的12生肖文创塑料文件夹,在文件夹的正面印上生肖。中国的12 生肖,许多外国人也都感兴趣。他在搞展览的时候会把生肖塑料文件夹送给观众。拿到生肖文件夹的人会很高兴的去接受它,就会去研究他,因为塑料文件夹天天都在使用,所以传播效果就特别好。


周斌书法

       谈起书法进入大学校园的话题时,周斌表示,作为一位书法工作者,一位教师,除了自己在书法上扎实的功底,还要在专业领域的创新性上寻找突破口。我的追求是,学好书法要服务于社会,培养更多的年青人,让更多的人能享受到书法艺术给人们带来的的智慧,让世界人民通过书法艺术一起来分享中国智慧。

       这是周斌作为教师的一个真正的使命。

       周斌教授的创意成就和创新成果,自然会引起媒体的关注,有的记者不请自到,记者们也会被感动。

       有的记者称周斌为促进中国文化成功走出去的英雄。

       我看周斌教授的文化创意文化创新堪称文化爱迪生!(作者 冯志生)

  责  编:崔新德

  审  核:张宝胜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华时报官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请联系本网站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评论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